当前位置: 主页 > 经济纵横 > 正文

对话常修泽:新阶段中国经济改革纵横谈

2019-11-30 来源:网络整理

对话常修泽:新阶段中国经济改革纵横谈

  

  


   【编者的话】

   习近平同志在 2019 年 4 月 22 日主持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指出,“善用高水平开放倒逼深化改革”。在这种“开放倒逼深化改革”的新背景下,中国经济改革也应有新思维。究竟如何推进?经济学家常修泽与产权专家何亚斌围绕“新阶段中国经济改革”进行了对话,本刊摘录如下。

  

   对话常修泽:新阶段中国经济改革纵横谈

  

   常修泽,1945 年生,山东惠民县人,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何亚斌,1948 年生,湖北通城县人,著名产权专家,研究员,湖北产权市场创始人,中国产权协会党委原副书记。

  

   ■“内源性改革”需向“外源性改革”拓展

   何亚斌:2018 年 4 月 13 日,习近平同志在庆祝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 30 周年大会上郑重宣布,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全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支持海南逐步探索、稳步推进中国特 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和制度体系。您作为海南省人民政府的经济顾问,对此有何想法?

   常修泽:我在海南的会议上提交了一篇研究报告,并作了发言,题为《探索“特共一体”的离岸经济区》》。探索“特共一体”,就是探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里共同的价值、共同的内涵,即把“特”和“共”整合起来,搞成一体,所以我的观点是“特共一体论”。我认为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只讲“中国特色”是不够的,一方面要把“特” 放在前头,但是它还有“共”的一面,尤其是“自由贸易港”,我们要借鉴和学习人类在这方面共同的价值和共同的规律,所以我的理论是“特共一体”。

   另外,这样一个自由贸易港(注意是自由的贸易港)应该是“离岸” 的。我们要有个“离岸”的概念,即它的经济体制应该是和其他省份有区别的。但我们必须坚持两条:第一是坚持共产党领导;第二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必须挂国旗,唱国歌。

   至于里面具体的经济体制,我认为可以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作为参照。海南实际是再造一个特别的关税区。我的建议就是“离岸经济区”,它是离岸的,离岸就是跟现行的经济体制不一样。

   习近平同志 2018 年 6 月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提出了“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论断,我们处在这么一个时代,注意是百年未有之变局,全世界是这样,亚洲也是这样。

   国内也正处在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央政治局会议里边有一句话——“开放倒逼深化改革”“用高水平高质量的开放来倒逼改革”。这些话振聋发聩。现在就是到了“开放倒逼深化改革”的新阶段,它与此前的 40 年改革相比有自己的特点。

   中国前 40 年的改革属于“内生性”的改革。在我的《所有制改革与创新》一书中,写到中国改革的两种方式,即内生性(或内源性)的改革与外生性(或外源性)的改革。

   前 40 年,一开始的改革属于“内生性”的改革, 随着改革的进程推进,到了现在,内生性的动力已经有所衰减。恰好在这个时候,外面的世界发生了大变化。习近平同志讲“开放倒逼深化改革”。因“开放”的原因导致的改革,我把它叫做“外源性”变革。外源性改革的源头在开放、在外边,中央政治局讲了“倒逼型”改革,我觉得这意味着改革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改革需要考虑这种新的背景,在这种新的背景下也要有新的思维。

   何亚斌:2019 年 8 月 9 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这个文件对海南省肯定有很好的参照意义。对此您怎么看?

   常修泽:是的。先行示范 区,就 是“样板 田”, 进一步讲,不仅对海南省,而且对各省区市都有很好的参照意义。站在更广阔的角度看问题,在罗湖桥两 边,一 边是深 圳中国 特色社 会主 义先行示范区,一边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两块“样板田”,在人类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值得总结。

  

   ■用“大四新”理论推进新旧动能转换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8 开封生活网 www.kf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