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报纸发行 > 正文

谁主美兰机场控制权?

2020-01-14 来源:网络整理

本报记者 余燕明 北京报道

日前,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美兰机场”)发行的10亿元2019年超短期融资券完成展期后,该公司也进行了股权变更。

洋浦联海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洋浦联海”)将其所持美兰机场3.5%的股权,转让予海南航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辉农业”)。

这使得航辉农业对美兰机场的持股比例增至14.46%,而洋浦联海在2007年初受让并持有美兰机场的股权近13年后,如今从该公司股东名单上彻底退出。

美兰机场方面认为,这次股权转让对公司生产经营及日常管理等并无影响。这家企业在新近提交的债券文件里多次重申,由于股权结构较为分散,公司没有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目前,美兰机场的9名法人股东里,由海南省国资委作为实际控制人的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海南省机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美兰机场的合计持股比例为35.75%。而直接存在持股关联的海航系企业——海航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海南航旅交通服务有限公司对美兰机场的合计持股比例为26%。

洋浦联海与航辉农业分别受两名自然人股东实际控制,美兰机场方面称这两家企业与海航系不存在关联关系或一致行动人安排。而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了解,巨额投资并持有美兰机场的洋浦联海与航辉农业,其注册设立多有不寻常之处,且与海航集团存有隐秘关联。

毋庸置疑的是,受海航集团流动性风险影响,2018年以来美兰机场的债务陆续出现违约。美兰机场在账面上所形成的大笔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应收对象集中在海航系企业。

海航集团身影隐现

事实上,美兰机场在2019年继续遭受流动性压力,并出现债务违约。

虽然是非上市企业,但美兰机场通过发行债券的方式,在公开市场向投资者募集了资金。

美兰机场发行的10亿元2019年超短期融资券在2019年12月中旬临近兑付时,由于流动性紧张,该公司与投资者协商后对这笔债券安排了展期。

2019年,海南省国资委控制的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及海航集团控制的海航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对美兰机场进行了增资扩股。

据记者了解,海南省国资委控制的三家企业在2019年增资之前,对美兰机场的持股比例合计为28.78%,海航集团控制的两家企业对美兰机场的持股比例合计为28.59%,两者相差无几。

由于美兰机场股权结构较为分散,且海南省国资委与海航集团间接所持股权比例相当,美兰机场方面也据此判定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但实际上,2019年增资前持有美兰机场6.43%股权的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221.SH),尽管其确认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海南省国资委,但仍被视作海航系企业。

2019年增资扩股前,洋浦联海持有美兰机场3.9%的股权,它在2007年初从海航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受让了美兰机场10%的股权,之后持股比例有所稀释。

航辉农业在2019年之前持有美兰机场12.22%的股权,其在2014年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取得了美兰机场的股权。

其中,洋浦联海目前由自然人股东吴丹、黄德翠分别持股55%、45%,其注册资本金仅为50万元,洋浦联海在2007年受让美兰机场10%股权的代价至少约为1.5亿元。

而据天眼查挖掘识别的关联信息,虽然巨额投资并持有美兰机场至今,但是除此之外,洋浦联海及其自然人股东吴丹、黄德翠名下并无开展其他投资或业务经营。

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尝试联系了洋浦联海工商备案信息内所载一名企业人士,对方并未否认其在海航集团任职。当记者问及海航集团相关业务时,该名人士表示“曾有参与过”,但他不愿意透露更多个人身份及公司信息。

目前,航辉农业也由两名自然人股东——冯超、王媛媛分别持股60%、40%,其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

根据美兰机场披露涉及航辉农业最近一期的财务数据,该公司资产总额为81.92亿元,负债总额为81.82亿元,净资产为1000万元,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为零。

这意味着大笔投资并持有美兰机场的过去几年间,除了自然人股东冯超、王媛媛当初实缴的1000万元注册资本外,航辉农业的资本来源基本上是借贷。并且持有企业股权以外,航辉农业并无开展其他实际经营业务。

同样据天眼查挖掘识别的关联信息,航辉农业的自然人股东王媛媛在2018年之前设立了上海贝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出任了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上海贝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则参股投资了渤海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受海航集团实际控制的金融企业。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8 开封生活网 www.kf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