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频道 > 正文

领先欧美逾十载勤谨刚健中国心

2018-07-17 来源:未知


领先欧美逾十载勤谨刚健中国心

      近些年来,我国微创泌尿外科高速发展,频频在国际学术交流中收获同行的认可和点赞,这对于我们一直以来医疗设备靠进口,医疗技术普遍逆差状态下的行业环境而言实属不易。由李建兴教授实践、倡导和推广的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逾超欧美同行10余年,这不仅是微创泌尿外科界的荣耀,我们作为普通中国人听到也感觉无比自豪。

      李建兴教授开创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的经历说来也很简单,似乎略有天意:一名精力充沛爱动手的青年医生,在忙碌的病房临床工作之余,兼顾着体外冲击波碎石的治疗,当时体外碎石室恰好有一台简陋的超声机器,于是,在值班的夜晚,利用碎石室闲置的B超仪,临床医生学习、掌握了初步的泌尿超声技术,那是1990年,近三十年前的事情。  医学上的学科跨界,成就了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的起源。把超声定位应用于经皮肾镜,倡导并推广这项技术,那是15年前。

      简单的故事身后的道理似乎也不简单,成功的背后是内心的执着与不循规蹈矩的创新,但这一切都是需要先前的用心准备,充实的自我作为基础,从默默无闻的普通大夫,到现在国际知名、专业顶尖的医学专家,这一路走来,都是一次次的自我超越。相信每一位医学大家的成就,看似风平浪静,背后都是刻苦的用心,才能成就如今的领先。15年前的结石世界是X射线的天下,经皮肾镜技术在欧美国家都是建立在射线的基础上,中国大多数医院也都沿用着射线技术。一个初出茅庐的人,15年如一日的初心未变,顶住质疑,一台一台精准完美的手术做下来,得以让国内同道接受超声定位的技术和理念,在国内开始进行实践、推广和发展,最终花开全国。直到5年前,欧美同行在学术交流中关注到了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和这项技术的开拓者李建兴教授,他们开始抓住不同的机会向李教授学习,包括欧美,南非,亚洲等国家的专家逐渐认可此项技术,来到北京参观、学习,邀请李建兴教授到欧美国家进行讲座及手术演示。至今,越来越多的国外的同道也逐渐过渡到减少射线甚至去射线的操作。  在日本的26届泌尿外科微创会议上,李建兴教授进行了50分钟的《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的专题讲座,手术视频中精准的穿刺与通道建立令大家赞叹不已,主持人多次感慨操作为“神之手”,“神之手”在业界传开,不仅成为令国外同道折服的一段佳话,更是大家对李建兴教授精准操作的认可与赞誉。

在规范中创新,在实践中郅美

      行业的规范总是要不断匹配新技术的发展,在救死扶伤面前,每位医务人员都应该尽其所能的去规范诊疗,挽救生命,守护健康。  李建兴教授认为规范与创新的关系就是规范诊疗、规范操作的基础上,安全作为底线,放开手脚去开拓创新,不断的去触碰医疗技术制高点,解决当时尚不能解决的医学难题。规范不是简单的制约,更不能限制发展。

      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规范的探讨是李教授对于过去15年,超过2万例手术中经验的总结和积累,是以保障临床安全与疗效为原则。他希望青年医生可以在这条有原则的轨道上安全地向前奔跑,用年轻人特有的冲劲和闯劲,跑出自己的样子。

      结石界中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叫“出血要肾,感染要命”。这是李教授在培训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时,总结自己与同道手术常见问题,包括出血,损伤,感染,液体外渗,通道丢失,结石残留等,突出出血、损伤及感染的重要性,方便医生记忆、总结的口诀。  正是这样上口好记、又精准关键的对于技术原则的总结与分享,得以让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不断推广与完善。“出血要肾,感染要命”已经成为保障经皮肾镜手术安全的至理名言,成为每一位泌尿外科大夫尤其是做结石的医生铭记于心的警醒之言。医精于术,大医精于道,短短八个字,把对于“肾”的认识回归于事物真实的本质,指导着每一位大夫做手术的安全底线。鉴于李建兴教授在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的贡献,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前任主任委员叶章群教授甚至称李教授为“超声定位经皮肾镜之父”,对于这样的称呼,想必李建兴教授也是名至实归吧。

      践行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孙颖浩院士“顶天立地”的理念,李建兴教授进行了两个方面的工作,由李建兴教授主持创办了清华大学泌尿系结石论坛,每年邀请国内外在泌尿系结石领域颇有建树的大咖齐聚一堂,展示泌尿系结石研究发展的新动向、新思路,至此已经成功举办四届,在业界产生良好影响,成为中国北方乃至全国泌尿系结石治疗的风向标。  值得一提的是清华大学泌尿系结石论坛中一重要组成部分“水木杯”青年论坛,是李建兴教授在努力前行之中,医者仁师,时刻心系年轻的后备力量,培养与发掘后起之秀,为他们提供了展示自我才华的重要舞台。  有了这个“天”,李教授还在平日繁忙的临床工作中坚持举办每月一次的小型手把手培训班,面向全国基层医院的医生,规范包括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的泌尿系结石微创治疗。  10个人的小型学习班,在三年的时间里,举行了30多期,培训了300多名医生,为泌尿系结石的规范“立地”做了大量工作。

      在李教授完成的2万多例手术中,仅有初期4例手术由于出血将微创手术改成了开放手术,李教授毫无保留的把这些病例诊疗过程讲出来,目的是让年轻大夫少走弯路。李教授全部手术未出现因严重感染导致死亡的病例,这样的手术记录,无论在国内外,都是处于领先水平。曾经有国外的泌尿外科大咖主持了李教授的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报告后,特意为李教授深深地鞠了一躬;多位国外泌尿外科同道前不久在观看了李教授在第六届ESUT欧洲泌尿外科新技术会议上远程直播的手术演示,一例复杂铸型结石,仅用时18分钟,便完美清除结石,且无出血。不由在国际社交媒体平台推特上接连发出了对于中国医生的赞叹。

在认可中自信,在使命中坚定

      在李建兴教授眼中,国内外同道的认可让自己感到欣慰,病人的满意才让自己有更多的动力,年轻医生的成熟才能看到希望。

      李教授对于青年医生的培养开始的很早,他认为青年医生的成长是保障泌尿外科技术梯队的重要未来。  接受过规范化培训的青年医生在回到自己的医院和科室之后,带动的不仅是结石治疗技术的整体规范化和安全普及,更是一个科室的良性快速发展的需要,受惠者最终自然是广大的病患。

      李教授所带领的清华长庚泌尿外科,在同道及病患眼中,已经成为了结石治疗的最后一站,为患者点燃希望之地。李建兴教授的很多患者都是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其中有很多病人是同道推荐而来,这些疑难杂症大多是由于种种原因治疗未果。他们来到北京见到李教授,第一句话通常都是“我们那儿的大夫说了,如果这个病李(建兴)大夫治不了,也就治不了了”。八尺男儿每次听到这里,也会眼底晶莹,心为所动。李教授心系病患,牺牲自我,看到病患康复,是他最大的心愿。

      李建兴教授15年几乎没有休息过周末,工作已然成为了他的生活方式,工作亦生活,生活亦工作。李教授最大的奢望就是可以有一个“单调”的周末,在家喝喝茶,种种花,养养鱼,陪家人出去走一走。但是这位胆大心细,心灵手巧的外科医生,似乎也很难回归“单调”。以至于李教授碰巧因天气原因不能成行,赋闲在家,夫人和家人都会觉得不习惯了。

      站到手术台上,这里似乎才是梦开始的地方。回忆起年轻时,每个周末在夫人的陪伴下一起骑着自行车到医院,夫人回娘家,自己去查房;深夜在危重病人需要处理时,和夫人结伴骑着自行车到医院,夫人去休息,自己去救命。这些记忆是李教授心中温馨的画面。

      李建兴教授的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治疗过3个月的婴儿,也成功地治愈过103岁的老人,这也应该是这项技术在国际上治疗过的最老和最小病例。李教授清楚地记得,与那位103岁老人住在同一病房的另一位结石患者是一位3岁的孩子,同一屋檐下相差整整一个世纪的生命,在李教授带领的团队合力攻坚下,双双手术成功得以康复。回顾在2008年震惊中外的“三鹿奶粉事件”中,他借助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成功拯救了百余位结石宝贝,取出了他们幼小身躯内的结石,为结石宝贝康复,平复突发事件做出了突出贡献。2013年,中央电视台一套栏目《医疗生死线》回顾了“三鹿奶粉事件”中结石患儿的救治过程。

      这位当年听从父亲意愿,主动放弃自己填报的工业自动化与机械制造专业,选择从医之路的勤谨刚健山东男儿,精勤不倦,如今将源自中国的超声定位经皮肾镜技术悉心传递给中国和世界微创泌尿结石领域的芊芊医师们,用自己的每一滴汗水经诉世人,医学技术的领先无问东西,医疗技术的创造惠受众人。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8 开封生活网 www.kf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