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频道 > 正文

俄日领土之争牵动双方敏感神经

2019-07-02 来源:网络整理

  北方四岛(俄称“南千岛群岛”)的主权之争,一直以来都是俄日关系间的敏感话题。近日,随着俄罗斯总统普京“俄不会在南千岛群岛降下国旗”的表态无疑给日本政府又浇了一盆冷水。

  俄方立场趋于强硬

  6月22日,普京在电视连线中称,俄罗斯没有在南千岛群岛降下国旗的计划。俄对南千岛群岛的主权是二战重要成果,没有任何计划向日本移交南千岛群中的两座岛。

  此外,普京还表示俄将部署远东发展计划,其中就包括南千岛群岛。而就在两天前的6月20日,普京在接受采访时称,“他期待继续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签订和平条约问题进行对话”。

  此外,俄战略轰炸机20日上午绕飞日本。根据日本方面的信息,俄轰炸机在冲绳县南大东岛和东京都八丈岛附近进入了日本领空。这是自2015年9月以来,俄军机时隔4年后首次进入日本领空。

  一次普京的强硬表态、一次轰炸机绕飞行动,被外界解读为俄方对北方四岛问题的最新立场。

  俄日双方对于北方四岛地位的分歧严重。俄方认为,日方首先要遵守1956年的《苏日协定》,承认北方四岛是俄罗斯领土,这是俄日签订《和平条约》的先决条件。日方对此严重反对。

  其次双方的军事互信严重不足。俄方反对日本部署美国的“萨德“反导系统,日方则反驳称,此举出于自卫目的,不会对俄构成威胁。而日方对俄在北方四岛推进的基地建设和驻军无法接受。

  分歧严重努力谈判

  尽管分歧严重,但俄日双方仍为早日缔结和平条约做出了努力。

  经过近7年的接触和反复谈判,去年11月,俄日领导人在新加坡会晤上曾达成“在1956年《苏日联合声明》的基础上,加快两国就缔结《和平条约》的谈判进程”的共识,而《苏日联合声明》的主要内容就是俄先向日本归还北方四岛中面积较少的齿舞和色丹两岛。

  为此,在今年4月日本外务省发布的2019年版外交蓝皮书中删去了2018年版强调的“北方四岛属于日本”相关表述。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说,“在日俄两国首脑领导下,将尽快解决领土问题,签署和平条约”。

  今年5月30日,俄日“2+2”会谈在东京举行,双方围绕北方四岛问题展开激烈交锋,虽然分歧依然严重,但为G20大阪峰会期间普京与安倍的会谈能有一个“交代”,还是作出了部分妥协。一是逐步免除签证制度。免签制度从公务、旅游继续推行,尤其在北方四岛地区。二是继续保持“2+2”机制。三是拓宽经济合作领域,加大在能源、太空、核能及健康方面的合作。四是2023年前达到两国领导人制定的双方人员往来40万的目标。五是不再透露就和平条约谈判的进展与细节,减少外部阻力。

  从俄罗斯方面来讲,尽快与日本缔结和平条约还是有诸多益处的。

  一是与日缔结和平条约的现实需要。二战之后,从法理上讲,俄日仍处于战争状态,从这个角度上讲,无论是日本还是俄罗斯,客观上都有尽快结束战争状态、缔结和平条约的需要。但考虑到俄对北方四岛的实际控制,谈判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俄手中,俄对缔结条约的迫切性弱于日本。

  二是打破外交孤立的现实需要。因乌克兰危机,俄长期遭受西方经济制裁及外交孤立,俄希望另辟蹊径,从日本入手打破西方的外交孤立,这也成为日方就北方四岛问题向俄要价的筹码。

  三是借日本经济和技术实力推动远东开发的现实需要。远东与北极开发已经成为俄国家战略,从长远分析,远东及北极开发尤其是远东开发对俄国家经济恢复及大国地位是否稳固至关重要。但由于资金和劳动力不足的瓶颈问题无法解决,普京推出的《远东一公顷土地》法案也收效甚微,俄亟需日本加大对远东开发的投资。

  四是借助日本G20大阪峰会这一多边舞台的现实需要。在遭受美外交孤立后,俄借助G20、金砖、联合国、上海合作组织等平台保持国际影响力,并已取得一定成果。

  俄方不会轻易让步

  长期以来,外界对俄罗斯是否会向日本移交北方四岛一直有不同看法,众说纷纭。但主流民意显示,北方四岛首先是领土问题,其次是军事安全问题,最后是领导人历史地位问题。无论从上述三个因素的哪个考虑,俄都不会向日本移交北方四岛。

  普京就俄日领土问题在去年东方经济论坛上已明确表态,无论由谁执掌俄罗斯政权都应在两国间进行长期谈判,到签订和平条约为止可能需要好几代政治家的参与。

  而根据日本在俄罗斯所做的有关北方四岛归属问题的最新民调结果显示,53%的受访者认为北方四岛归属权在俄罗斯;41%的受访者认为应该与日本协商决定;仅有2%的受访者认为北方四岛归属权在日本。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8 开封生活网 www.kf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