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天地 > 正文

深入佛门9年 天台出了个全国顶级的佛教摄影家

2019-05-10 来源:网络整理

深入佛门9年 天台出了个全国顶级的佛教摄影家

深入佛门9年 天台出了个全国顶级的佛教摄影家

  张望和他的作品《幻灭》。

  浙江在线11月14日讯 在许多人眼里,佛教带着传奇的色彩,僧侣们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张望,一个用心感悟人生的摄影家,把镜头对准了佛教文化这个主题,长期探索和揣摩,终于创作出了让世人震撼的作品。

  这些照片屡获大奖,包括中国摄影个人最高成就奖——中国摄影金像奖,世界艺术类摄影权威奖——奥地利国际摄影艺术展专题组冠军奖。

  张望,被称为是“中国佛教题材摄影作品传播最广、影响最大的摄影家”,他也是台州唯一一个获得中国摄影金像奖的摄影家。

  出生天台,从小爱艺术

  1962年中秋,张望出生在天台一个书香门第,望着窗外一轮明月,父亲给他取名“张望”。父亲何曾想到,儿子日后竟会以“张望”为职业。

  张望对艺术与生俱来的爱好,源于家庭的熏染。父亲是报社美编,长于书画文学,叔叔擅长文学与书法。奶奶虽是农妇,却是张望的艺术启蒙者。

  张望从小就跟奶奶一起生活,奶奶精通剪纸、画画、刺绣等民间技艺。每当奶奶剪纸画样时,小张望总会静静地观看,随后便开始模仿,渐渐便“做什么像什么”。

  “文革”时,父亲在外县挨批斗,一次回老家,发现儿子的作品,忙命他当场作画。他“刷刷”几笔,一条鱼就栩栩如生地出现了。父亲阴郁的脸上绽出了笑颜:孺子可教!

  上小学时,张望已经名满校园。小学毕业,他被选入“天台县文体班”,高中毕业后进了工艺美术厂当设计员。他无意于此,他的理想是考入浙江美术学院深造。

  1985年,张望终于如愿以偿,成为天台县解放后第一个正式考上浙江美术学院的考生。

  学绘画的他,爱上了摄影

  媒体称张望是“中国佛教题材摄影作品传播最广、影响最大的摄影家”。世界权威摄影杂志《德国摄影》、《PHO-TO》、奥地利《皇冠》以及国内的《人民画报》、《中国摄影》、《中国摄影报》等都曾辟出大块版面,对他的艺术创作进行介绍。

  其实,摄影对于张望是客串,他大学里的专业是绘画。

  在大学攻读油画期间,因外出采风需要,张望开始摄影,第一次拍摄的作品就得了奖。那是毕业前夕在西双版纳采风拍的照片,后在《浙江画报》发了专版。三峡大坝合龙前夕,张望专程赶去拍摄风光,摄影作品获得《光与影》专业摄影杂志全国月赛一等奖。

  为了摄影,他深入佛门9年

  摄影上的成绩,激发了张望的创作热情,也决定了他的艺术道路。然而,他为什么会选择佛教题材的照片呢?

  “天台是中国佛教胜地,巍峨的殿宇,神秘的僧侣,一直激发着我强烈的好奇心。”张望说。

  1999年,天台山佛学院成立,佛学院希望拍摄一些宣传图片及存档资料,他们找到了张望。

  从此,张望成了佛学院的编外人员。凌晨4时,睡意正浓,木梆声响了,他立即起床;4:30,学僧到大殿做早课;6点“过早堂”(早餐);8点上课。晚餐后是他重要的拍摄时段,他带着相机与学僧们一起散步聊天;周末,学僧外出,或逛街,或购物,他亦跟随拍摄。

  2001年夏,学僧要到普陀山受戒。受戒是佛教徒接受佛教专门机构审查、考察,合格后发给戒牒的仪式,戒牒是合格僧侣的身份证明。受戒者必须在指定的日期到达,逾期则被取消资格。张望跟随近30名学僧赶赴普陀山。

  不料正遇台风,渡轮停航,怎么办?强渡海峡,冒死前往!全体学僧商量后作出决定。学僧租的木船迎着狂风向对岸驶去,风急浪高,海水一次次灌进船舱,几十人挤在狭小的船舱里,在狂风恶浪中飘荡,张望冒死用镜头记录下这次难忘的旅程。

  2002年6月,拍完首届学僧毕业典礼,张望才结束了天台山佛学院的拍摄工作。至此,他已在此陆续度过3年时间,留下了1万多张底片。作为一位摄影家,他用镜头记录下这段时光里让他记忆犹新的时刻,小到饮食就寝,大到剃度受戒。

  2006年8月的一天,张望突然接到灵隐寺负责文化宣传的法师的来电,灵隐寺正在筹建灵隐网,并且要印制大型画册用于佛教文化宣传,需要大量图片。灵隐寺经多方寻觅,选定张望承担此任。

  张望在灵隐寺又拍摄了3年,后来继续在杭州中天竺、外省甚至深入藏传佛教地区拍摄。从天台山开始,他心无旁骛地深入佛门拍摄长达9年。

  希望作品进入世界顶级艺术馆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8 开封生活网 www.kf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