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教学苑 > 正文

中国的传统节日与节俗

2019-02-06 来源:未知
中国的传统节日与节俗

中国的传统节日与节俗,从来就处于变化之中|薛冰

太平春市图(局部)【清】丁观鹏

节俗当从时代,是历史的规律,也是现实的要求。

中国的传统节日,是我们的祖先长期生产生活实践与科学探索的结晶,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对于传统节日缺乏完整的、正确的认识,孤立地宣传某个节日,纠结于某些节俗的兴与衰,是传统节日与当代生活渐行渐远的重要因素之一。

所以,讨论我们的节日与节俗,需要弄清节日是如何形成与发展的,节俗活动的本旨与功能是什么,又寄托着人们什么样的期盼和追求。

首先,我们的节日,是有其规律、也有其系统的。这系统主要由两个系列组成,一个是节气系列,一个是节庆系列。立春、清明、霜降、冬至等,属于二十四节气,而春节、元宵、端午、中秋、重阳等,则属于节庆系列。排列这些节庆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它们恰好是一月初一(春节)、三月初三(上巳)、五月初五(端午)、七月初七(七夕)、九月初九(重阳),以及一月十五 (元宵)、七月十五(中元)、八月十五(中秋)等。也就是说,它们都与月亮的圆缺周期相关,而节期的间隔大致相等,节庆日则选择容易被记住的日子。二十四节气,大家都知道,是科学推算出来的,它与地球绕太阳公转周期相关,所以二十四节气的公历日期几乎是不变的。

这两个系列的产生,都基于中国的历法。中国最初的历法,就是一种阴阳合历,简单地说,就是兼顾阴历与阳历,以月亮的圆缺周期作为月的单位(即朔望月),以地球绕太阳公转的周期作为年的单位(即回归年)。因为阴历的十二个月与阳历的一年之间日数有差,所以又用闰月来加以协调。中国历法中的年,与西方历法中的年,差别只在于起算点的不同。

我们的先民,从生产、生活的实际需要出发,观测探索、归纳升华的天文学成就和历法,是值得中国人引为自豪的。而研究的初衷,就是为了掌握季节时令,指导农业生产。也正是在长期沿续的农业社会中,一年四季的重要时间节点,逐渐形成了相应的节日与节俗活动。节俗活动由简单趋于繁复,由不定型趋于定型,其间有补充与丰富,也有变异与淘汰,但根本的一条,就是与农业生产、农村生活紧密相关。历史也证明,只要中国这个农业大国的基础不改变,“移风易俗”的号召总是阻力重重。

改革开放四十年,尤其是近年来城镇化的迅猛推进,农村人口大幅减少,城市人口急剧增加,使中国人的生产方式与生活方式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许多节俗活动仍停留在农业社会的节奏上,致使传统节日也就出现与社会脱节、与人民疏离的趋势。换个角度说,与城市生活、现代生活相适应的节庆,就能够广受欢迎,迅速崛起。最典型的例子,是“双十一”、“双十二”这种“无影造西厢”的新节,竟然会引来全民狂欢。如果一定要说它与传统节日有什么相似之处,那就是同样选择了易记易传播的节期。

这种新节崛起给我们的启迪,就是必须打破默守成规的旧观念,重塑适应新时代、新生活的新节俗,才有可能复兴我们的传统节日。

回观历史,中国的传统节日与节俗,从来就是处于变化之中的。

首先,节庆的时间会有改变。比如说正月初一为一年之始,是汉代才确立的。《尚书大传》中说,“夏以孟春为正,殷以季冬为正,周以仲冬为正”,秦代更以夏历十月初一为新年。又如接财神,清代以正月初二为多,而当代则以正月初五接财神最盛行,还有人为了抢先接到财神,在初四就“抢路头”。

其次,节俗的内容会有差异。如端午节,南京以西,是纪念屈原;苏州以东,是纪念伍子胥。又如古代由女性祭灶,到明代变为禁止女性祭灶。最初只有送灶君上天,后来又增加了接灶君归位。至于冬至要不要喝鸡汤,春节吃年糕还是吃面条,更是各执一词,莫衷一是。

最重要的是,节俗活动的内容也在不断变化中。先秦时期,因为人的生产技术水准较低,对自然界的依赖程度很高,将未知的自然力量视为神秘,力图以种种方式与其协调。祭百神、祭祖先,就是为了感谢他们在过去的一年中庇护了百姓,希望来年仍能得到他们的庇佑。汉魏以降,随着社会政治、经济、文化条件的变化,岁时风俗中世俗生活的内容渐渐增加。

即以新年节俗为例,晋代除夕活动的中心已是辞旧迎新。《荆楚岁时记》中说到“相聚酣饮,请为送岁”。家人团聚守岁成为定例,且以为子女守岁能为父母延年益寿,有“守冬爷命长,守岁娘命长”的俗语流传。此后新年节俗不断拓展,将时段相近的一系列民俗活动融汇进来,从腊八、祭灶到元宵,前后长达一个多月。节俗内容也在陆续变化中,如汉代的门神是神荼与郁垒,到唐代换成了秦琼与尉迟恭。同在唐代,又增加了钟馗的传说。到明代初年,因朱元璋的提倡而增加了春联。元宵节在唐代只有三天,“金吾弛禁”三夜,夜游观灯成为元宵节俗,不会早于唐代。宋代京师增为五夜,明代又发展到十天。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财神信仰的出现。赵公元帅的财神形象,是在明代万历年间出版的《封神演义》中完成的。民间接财神的风俗,实际上是明代中后期资本主义经济萌芽,商品生产和贸易发达,市场经济兴旺,拜金思想渐盛的反映。清代以来,祭拜财神已成为新年风俗中不可忽略的重要内容,且产生了关于“五路财神”的种种说法。直到现在,正月初五接财神,仍是与初一拜年不相上下的节俗活动。

近年来在重阳节俗中增加敬老的内涵,是一个成功的范例。同样,清明节俗中也可以考虑增添孝亲的内涵,在祭扫去世亲人的同时,更应注重对在世长辈的孝敬。

与此同时,一些节俗内容在消失。如《荆楚岁时记》中说:“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羊,四日为猪,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正旦画鸡于门,七日帖人于帐。”以新年某一天的天气晴好与否,占卜相应事物全年的灾祥。至迟在汉末这一风俗已广为流行,并陆续增添庆贺、祭祀、娱乐的节俗内容。但后世渐趋淡化,民国年间,只有人日仍是重要的民俗节日,而现在知道“人日”、“人胜节”的人也不多了。

过年最热闹的是放鞭炮。但在火药发明之前,爆竹名副其实,就是以火燃竹筒,令其爆裂发出响声。有了火药制造的鞭炮,没有人再去烧竹竿。有趣的是,至今还有人纠结于鞭炮的禁与不禁,以今天的科技水平,制造有声光无污染的鞭炮替代品,不会有困难吧?同样的道理,中秋节的月饼,是年年吃、年年怨,为什么就不能放弃旧配方,生产符合现代人口味的月饼呢?

所以说,节俗当从时代,是历史的规律,也是现实的要求。我们不可能把人们重新捺回既往的生活模式,也就没有理由固守陈旧的节俗。只要大家解放思想,营造更多适应现代人新生活、新情怀、新追求的新节俗,我们的节日就一定能赢得更多的人参与,重新振兴。

相关新闻
了解传统节日,掌握民族技艺
莫言给孩子的《文学课》:用温暖的词汇语
春节里细品文化的佳酿
展现优秀传统文化的魅力活力
做好华文教育 传播中国文化
惠州清末以文教兴邦的特殊产物
魅力花都的历史文化和民俗文化
传统思想真正的走向了世界!
国外的家庭教育,最应学习这一点
中国文化教育高峰论坛在西安成功举办
观话剧《特赦》双层舞台的魅力
办好学前教育满足人民群众的新期待
Copyright © 2018 开封生活网 www.kfdail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